Posts Tagged: Kenya Hara

/

原研哉的設計 Kenya Hara

「現今這個世界雖然彷彿是籠罩在『品牌經營』的思想氛圍之下,但我認為並沒有必要去促使任何東西發散超乎其本質的氣息」身為無印良品的「操盤手」,原研哉當然不是認為品牌經營不重要,而是認為與其編織天花亂墜、塑造華而不實的品牌形象,不如落實在對品牌推出的產品、服務的考究上;再來,要去定位擁有這樣產品、服務的品牌風格,便會踏實、容易得多。 如上所述,對他而言,設計甚至可以不是具體的物,而是:「以初次相遇的驚奇之眼來觀照事物的獨特性,並運用自身的五感去重新感受」。人類文化過度依賴視覺,卻讓我們失去了其他感官的敏銳度,也失去了另一種理解事物的不同角度;另一方面,設計者或許對於「設計」帶來的效果過度自信,而忽略傳遞感受才是更重要的事?「將我們已然熟知、習以為常的事物,以一種初視之眼去感受—以率直的心態去重新捕捉事物的本質,乃是設計的第一步」原研哉如是說。 由原研哉所策劃的「HAPTIC展」正是為了嘗試觸發不同感官,挑戰使用者能不役於視覺的呈現,也挑戰設計者不役於習慣使用的「工具」,而真的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概念表達的更為「直接」。使得「工具」的價值能夠被體會,而不是莫名的「載具」。 Advertisements

/

原研哉的設計 Kenya Hara

「現今這個世界雖然彷彿是籠罩在『品牌經營』的思想氛圍之下,但我認為並沒有必要去促使任何東西發散超乎其本質的氣息」身為無印良品的「操盤手」,原研哉當然不是認為品牌經營不重要,而是認為與其編織天花亂墜、塑造華而不實的品牌形象,不如落實在對品牌推出的產品、服務的考究上;再來,要去定位擁有這樣產品、服務的品牌風格,便會踏實、容易得多。 如上所述,對他而言,設計甚至可以不是具體的物,而是:「以初次相遇的驚奇之眼來觀照事物的獨特性,並運用自身的五感去重新感受」。人類文化過度依賴視覺,卻讓我們失去了其他感官的敏銳度,也失去了另一種理解事物的不同角度;另一方面,設計者或許對於「設計」帶來的效果過度自信,而忽略傳遞感受才是更重要的事?「將我們已然熟知、習以為常的事物,以一種初視之眼去感受—以率直的心態去重新捕捉事物的本質,乃是設計的第一步」原研哉如是說。 由原研哉所策劃的「HAPTIC展」正是為了嘗試觸發不同感官,挑戰使用者能不役於視覺的呈現,也挑戰設計者不役於習慣使用的「工具」,而真的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概念表達的更為「直接」。使得「工具」的價值能夠被體會,而不是莫名的「載具」。

/

作為資訊雕刻的書籍 Book as Information Sculpture

原研哉 現代設計進行式 Kenya Hara ========== 書籍的再發現 資訊科技正在加速進化且型態也變得更多樣,而在這種狀況下,或許就應該要思考讓書籍從主流媒體退位。或許趁現在,我們有必要再次對『書籍是什麼?』進行重新確認的工作吧!如果就這麼放著不做,然後再用既有的方式繼續進行書籍設計的話,那我會有認不清時代的感受的。 在紙是『材料』之前,或許可以說他是一種『無意識的平面』,無論是用鋼筆寫信或用印表機出圖,首先『紙』都必須是中性的白色平面。 紙被賦予世界三大發明的榮譽,也是在於對它具有這種中性媒體性質的因素,而不是因為手指頭感受到天然物喜悅的物質性。 從這種觀點思考的話,『紙』以從媒體的主角退位,然後拜實務性任務的解放所賜,它不就被允許可再次以原本的『物質』身分,進行具魅力的演出嗎?我是這麼認為的! 資訊是一個水煮蛋 之所以會選擇紙而不是電子媒體,那就代表在了解它材料上的性質和特徵後,我們會將這些加以活用,熟悉並玩味的意思。

/

作為資訊雕刻的書籍 Book as Information Sculpture

原研哉 現代設計進行式 Kenya Hara ========== 書籍的再發現 資訊科技正在加速進化且型態也變得更多樣,而在這種狀況下,或許就應該要思考讓書籍從主流媒體退位。或許趁現在,我們有必要再次對『書籍是什麼?』進行重新確認的工作吧!如果就這麼放著不做,然後再用既有的方式繼續進行書籍設計的話,那我會有認不清時代的感受的。 在紙是『材料』之前,或許可以說他是一種『無意識的平面』,無論是用鋼筆寫信或用印表機出圖,首先『紙』都必須是中性的白色平面。 紙被賦予世界三大發明的榮譽,也是在於對它具有這種中性媒體性質的因素,而不是因為手指頭感受到天然物喜悅的物質性。 從這種觀點思考的話,『紙』以從媒體的主角退位,然後拜實務性任務的解放所賜,它不就被允許可再次以原本的『物質』身分,進行具魅力的演出嗎?我是這麼認為的! 資訊是一個水煮蛋 之所以會選擇紙而不是電子媒體,那就代表在了解它材料上的性質和特徵後,我們會將這些加以活用,熟悉並玩味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