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: japan

/

原研哉的設計 Kenya Hara

「現今這個世界雖然彷彿是籠罩在『品牌經營』的思想氛圍之下,但我認為並沒有必要去促使任何東西發散超乎其本質的氣息」身為無印良品的「操盤手」,原研哉當然不是認為品牌經營不重要,而是認為與其編織天花亂墜、塑造華而不實的品牌形象,不如落實在對品牌推出的產品、服務的考究上;再來,要去定位擁有這樣產品、服務的品牌風格,便會踏實、容易得多。 如上所述,對他而言,設計甚至可以不是具體的物,而是:「以初次相遇的驚奇之眼來觀照事物的獨特性,並運用自身的五感去重新感受」。人類文化過度依賴視覺,卻讓我們失去了其他感官的敏銳度,也失去了另一種理解事物的不同角度;另一方面,設計者或許對於「設計」帶來的效果過度自信,而忽略傳遞感受才是更重要的事?「將我們已然熟知、習以為常的事物,以一種初視之眼去感受—以率直的心態去重新捕捉事物的本質,乃是設計的第一步」原研哉如是說。 由原研哉所策劃的「HAPTIC展」正是為了嘗試觸發不同感官,挑戰使用者能不役於視覺的呈現,也挑戰設計者不役於習慣使用的「工具」,而真的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概念表達的更為「直接」。使得「工具」的價值能夠被體會,而不是莫名的「載具」。

/

原研哉的設計 Kenya Hara

「現今這個世界雖然彷彿是籠罩在『品牌經營』的思想氛圍之下,但我認為並沒有必要去促使任何東西發散超乎其本質的氣息」身為無印良品的「操盤手」,原研哉當然不是認為品牌經營不重要,而是認為與其編織天花亂墜、塑造華而不實的品牌形象,不如落實在對品牌推出的產品、服務的考究上;再來,要去定位擁有這樣產品、服務的品牌風格,便會踏實、容易得多。 如上所述,對他而言,設計甚至可以不是具體的物,而是:「以初次相遇的驚奇之眼來觀照事物的獨特性,並運用自身的五感去重新感受」。人類文化過度依賴視覺,卻讓我們失去了其他感官的敏銳度,也失去了另一種理解事物的不同角度;另一方面,設計者或許對於「設計」帶來的效果過度自信,而忽略傳遞感受才是更重要的事?「將我們已然熟知、習以為常的事物,以一種初視之眼去感受—以率直的心態去重新捕捉事物的本質,乃是設計的第一步」原研哉如是說。 由原研哉所策劃的「HAPTIC展」正是為了嘗試觸發不同感官,挑戰使用者能不役於視覺的呈現,也挑戰設計者不役於習慣使用的「工具」,而真的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概念表達的更為「直接」。使得「工具」的價值能夠被體會,而不是莫名的「載具」。

/ ,

人物:吉岡德仁 TOKUJIN YOSHIOKA

【設計師研究】- 吉岡德仁  – Link

/ ,

人物:吉岡德仁 TOKUJIN YOSHIOKA

【設計師研究】- 吉岡德仁  – Link